麦冬—沉默

残酷な天使のように
少年よ神话になれ

👆补漫画时发现的说话很毒的小可爱,突然觉得初设组大概是另一种不寻常的幼驯染:

轰乡胜己:“这种事情只要是个人都能做到吧!!”(◍•ᴗ•◍)

赤谷海云:“那连这种事都做不到的我可真是给人类丢脸啊,呵呵。”▼_▼

【轰出】告白前的半小时

 

—CP:轰焦冻×绿谷出久

—交党费

—职英(20岁)设定

—OOC有

 

 

 

 

这是绿谷今天第三次向访客解释发生了什么了,轰焦冻几乎是扒着指头数着的,先是绿谷引子太太以及被自家妈妈赶来、进门时还在说着“废久,在医院里度过新年第一天你可真是有能耐啊!”的爆豪胜己,接着是带了许多水果和鲜花作为慰问品的事务所的同事,现在是因为元旦假期回到家乡的部分1-A班同学。

 

该说绿谷的人缘真的很好吧,轰焦冻这样想着。

 

“小久君也太乱来了!新年第一天就住进医院太不吉利了!”丽日原本就红扑扑的脸蛋因为生气和担心变得更加红了。

 

“其实没有什么大事,但是塚内警官建议还是多观察一下才好,再加上前段时间回雄英拜访治疗女郎时,被建议做个全身检查看看,所以就想趁着这一次住院一起做完了。抱歉让你们担心啦。”从轰焦冻的角度看过去,绿谷出久比比划划地向同学们解释着,解释完挠着头不好意思地笑了,好像给大家添了不必要的担心一样。

 

他的脸上还贴着纱布呢,笑起来牵动伤口肯定很疼。

 

恍惚间,这样的场景轰焦冻好像已经见过很多次了,从学生时代起到职业英雄,从学校的保健室到社会上大大小小的各种医院,他见过无数次绿谷包在绷带和纱布里笑着向来访者说“没关系”的场景。说起来自己曾经也是来访者之一啊。

 

不过很快就不是了。

 

“啊,对了,”蛙吹同学发挥了她敏锐的观察力,“好像在我们来之前轰同学就在这里了,因为一直沉默地坐在角落里削苹果差点就忽略了gero。”

 

现在所有人都看着他了,绿谷双手合十,无声地说了句“抱歉啊,久等了。”

 

“嗯,因为家离医院不远,所以来得比较早。”轰焦冻走过去把摆了一圈兔子苹果的瓷盘放在堆满慰问品的床头柜上,朝绿谷笑笑示意没关系。

 

“诶!!!那轰同学也太狡猾了吧!!”芦户三奈发出了不服的声音。

 

“咳,既然绿谷君还在养病我们就不多打扰了。绿谷君、轰君,新年快乐!”八百万十分擅长读空气啊。

 

终于送走了所有的访客,轰焦冻关上门,转头就看到绿谷出久叼着一块红白相间的兔子苹果盯着他:“轰君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是哪句话来着?

 

*

轰焦冻在网络上搜到过许多表达爱意的句子,从“今晚月色很美”到“迷路在你的眼睛里”,但他觉得似乎不够贴切。

 

“我喜欢他,是同时承载了爱意、倾慕、担忧和求而不得的喜欢,我想要触碰他、保护他,但他总是出于英雄的本能要冲到最靠近危险的地方去,那我想要站在离他最近的地方,从物理和灵魂两方面的意义上离他最近。表达这样的喜欢,我该说什么呢?”他问。

 

“我觉得,轰君你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简单一点告诉他你喜欢他就好了。”聪明的八百万是这样回答的,复杂的话会把绿谷君吓到的。

 

“可是我想正式一点。”

 

“只是告白而已,又不是求婚!”八百万几乎想不到什么办法来打消轰焦冻的顾虑。

 

于是轰焦冻先生原本的,在新年第一天凌晨把绿谷约到如今已经变成约会圣地的多古场海滨公园,在朝阳升起时吐露心意:“绿谷,我喜欢你,我希望今后每一年、每一天的朝阳升起的时刻都可以和你一起度过,之所以选择表白其实是不希望显得求婚太过突兀。”这样的计划却在凌晨收到绿谷在医院里的消息是全数破灭。

 

“绿谷,新年快乐。方便现在去多古场海滨公园吗?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诶?轰君吗?新年快乐!抱歉,我在市综合医院。”

*

 

“轰君?”绿谷的声音响了起来,“其实我也有话想要和轰君说的来着。轰君介意我先说吗?”

 

“不介意。”大意了,但真的没有办法拒绝绿谷啊。

 

“今天早上,轰君敲门进来的时候啊,刚好太阳也升起来了,”绿谷又笑了,他纱布下的伤口一定又在疼了,“我想,以后要是每一天都可以和轰君一起看朝阳就好了。”

 

“介意。”

 

“什么?”

 

“出久你说了我的台词,早知道不该让你先说的。”

 

“诶?轰君这样说也太狡猾……唔。”

 

轰焦冻低下头去亲吻绿谷出久,他想现在自己就不是来访者了。

 

现在,他是这位Deku英雄的家属。

  

 

End.

 

我不管,今天过年。
💚

爱他,他是天使。

歌词妙啊☆

(〃∇〃)

这要我怎么选啊QAQQQQQQQ

新晋老公——

在B站上看了嗣永桃子的舞台生涯的最后八分钟的视频,突然对偶像这个职业有了新的认识——

她们是能给人带来快乐的人啊!

《奇异恐惧》可以说十分治愈了☆

轰出胜加一个轰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