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冬 沉默

残酷な天使のように 少年よ神话になれ

“生活在一个更加具有同情心的时代。”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手心刻划上帝的仁慈”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和姬宫安希谈恋爱。


纵使仅是梦或是会流泪受伤也好
现实依旧不顾一切地到来
只想寻求自己的归所存在价值
便是为了认清至今为止的自己

【其实最喜欢安希……但op里的七实真的太帅气惹】

今日脑洞·关于绿谷出久


—就像残酷的天使那样,少年啊变成神话吧!

—我不要变成神话,先生,我想成为英雄!

【牡丹莲】夏季末的海滨之旅


—哥哥弟弟一起旅游的养老故事

—可能没有很明显的cp向

—历史/逻辑bug欢迎指正

“今年端午节包的粽子,我一个肉粽也没有吃到!一个也没有!!”王耀忿忿不平地用筷子戳着碗里的肉粽,大有要在今天补回端午节的遗憾之势。

“那真是太可惜了,我以为您总会给自己留几个的。嘉龙也说今年收到的肉粽太多了。”好弟弟王濠镜不动声色地隐瞒了自己收到的粽子肉素比为三比一的事,“春燕姐不是说肉粽和素粽打的结不同,叫您分粽子时看着些吗?”

“她告诉我的时候,我已经寄出去了。”王耀的怨念快要实体化了。

“……没关系,下个端午节补回来就好了。”说着又帮他哥哥点了份肉粽,外加一份烧仙草。

事情最好从头说起,半个月前王濠镜接到了王耀的电话:“小澳,我们去旅游吧!”半天前他俩相会在机场。用王耀的话说,最近没什么大事+已经开学错过了旅游高峰=出门游玩的好时机。于是乎,在中国南方某个知名不具的海滨城市的步行街上,兄弟俩正在享受这个热闹的夏天的夜晚。

事实上今晚在选定这家小餐馆坐下来之前,他们已经达成了穿Gitty猫图案的人字拖、做鱼疗、开蚌并将珍珠串成手链、观赏一次土耳其冰淇淋的制作过程……并将以上的一切经历拍照修图发朋友圈等数项成就了。王耀甚至给一个削青芒的视频配上了《雨水我问你》作为BGM,在朋友圈中以王春燕的“为模特小濠镜点赞❤”为模板好评如潮。

男人们在酒足饭饱之余便总难免讨论一些诗词歌赋、风花雪月等等上升到人类精神高度的问题,如果把肉粽、烤生蚝和章鱼丸子视作饭,把烧仙草、果汁和奶茶视作酒,那么王耀和王濠镜也不能免俗地交流起了哲学问题。

“小澳,王粤真的会吃王闽吗?”

“不会的,这只是网络上的梗而已。”

“小澳,之前王春燕录了一段《爱情恰恰》,你听听看她发音是不是不大标准。”

“可这是闽南歌曲呀。”住口,这根本不是粤语。

“小澳,你看明年算上晓梅的份,我该做多少粽子?”

“……”重点来了。王濠镜看着自家大哥灯光下侧脸上的阴影意识到了这点。

时间调回到下午三点半,两人刚好赶上了最后一班去金门列岛的海上观光游船,又刚好碰上了刚好在大担岛上的林晓梅。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你在船上,我在岛上,中间还隔着一里海面。王耀和林晓梅最终还是放弃了嘶吼这种原始的交流方式,改用微信的语音电话。

林晓梅:来玩呀?

王耀:不去了,我和小澳都没带护照。

林晓梅:咦,你们还要护照呀?

王耀:可不?毕竟守法公民呀。

林晓梅:……

王耀:那你什么时候来这边玩?

林晓梅:看情况吧……最近很忙呢。

王耀:那记得有空要来啊,王春燕总惦记着让你来吃饭。

林晓梅:那我不要粽子,嘉龙说您包的粽子太松了呀。

王耀:粽子就是要松点好吃,他不懂,你别听他瞎说。

林晓梅:唔……

王耀:要记得来啊!

林晓梅:好嘛好嘛,知道了呀!

如果时间再往前调一点,王濠镜还能想起王耀在环岛路上和自己边骑着小黄车边怀念克虏伯*的场景:“那可真是门好炮啊……”

再再往前,厦门市的机场,他从后面拍拍自己的肩:“小澳,我接到你啦!”

如果伴随着此刻的海风与夜景,王濠镜还可以想起很多事,包含了那些刀光剑影、枪炮和血的光怪陆离的日子。

你看看,大哥,人的现在总是会为过去所困。

但明明,过去和现在都应服务于未来。

“还是尽量做多一些吧,”他这样回答道,“因为无论您做多少,我们都一定会吃完的。”

End.

小澳:“先生,您已经从曾厝垵吃到中山路了。”

小耀:“没关系,我们沿环岛路骑行已经运动过了。”

小澳:“那点卡路里一碗绵绵冰就补回来了。”

【私心觉得王耀其实超凶但是把自己全部的温柔和包容都给弟弟妹妹了】

*克虏伯:厦门市胡里山炮台的克虏伯大炮1893年购自德国,有效射程可达1.6公里。


👆突然想起来,初中第一次看《GOSICK》的时候,这句话被翻译成:

“我虽从未使用过它,但我熟知它的原理。”

啊,这句话真的是我很长一段时间里学习新知识的动力了,不过现在想想,其实这句话和八百万百很相配诶!

👆你们三个入戏太深了吧啊喂!!😂😂😂

骗人,骗人,骗人,

薰他,居然说他是使徒,

一定是骗人的!